Wednesday, March 25, 2009

Chemotherapy


(那天 在回436的路上 我就思考,如果我帶著相機進入病房 對著我最愛的妳按下快門
,那麼我是不是太無情 是不是太冷酷,其實 我只是想要留下勇敢的妳在我珍貴的底片裡。
也許 攝影是一門殘酷的藝術
,總是血淋淋的攤在世人的眼前。)

化療。
是位職業級殺手
任務是 舉起槍枝 對著體內的壞細胞掃射 同時 也得不眨眼的殺了好細胞
12年前我們不得已 都認識了它
它殺了在那體內的強姦犯 也殺了在體內捍衛的士兵
蒙懂無知的那年 我們都了解它存在的必要 也許應該說 我們真的真的需要它的存在
12年後的現在 它一樣無情一樣冷酷 卻也一樣重要
媽說 今天的白血球指數只有700mm
(化療期間約1500mm還ok 一般正常人約4,000~10,000 mm)
防禦力微弱的可怕 必須更小心外界的病毒入侵
而同一個屋簷下的我們都得比任何人更強壯健康
無論如何 加油阿親愛的妳



那天 馬蓋仙帶著他拿手絕活兒來揍我 
她們在一旁看著我被一掌一掌用力的擊 而我卻一聲也不坑 說 我好能忍好不怕痛好勇敢
其實 我想到妳承受的那些針那些痛那些極度不舒適與疲憊
我那麼點痛根本就不值得痛
更別說是那麼有價值的眼淚
不值得不值得真不值得流下




對了媽~妳的擔心怎麼總是不放在自己身上
妳說 我回到家見到的妳也許極度無力連和我說笑的能力都沒有
因為在那前一天 妳必須再入院注入第二劑的化學療程
好奇怪阿 妳...
我沒吃飽我都會無力都會連說笑的能力都沒有阿~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阿 休息一下嘛!反正妳平常嫌東嫌西也滿累的.
雖然 真的好不習慣



親愛的
說真的 我們都沒有能力再去關心週遭的你 是不是失去了陽光
因為  我們也需要陽光 需要空氣 需要水

就像六妹說的 :[  插剎立起細 , 假加厚烙賽 ! ]
不想管你 也管不了你



good luck
and may god bless u.


+happyyan+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