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Blues , Art , Ocean , Beer X Summer Night


↑ 多麼自然的音樂人,想坐就坐~想唱就唱~


sorry~
this's diary form 30/August.
.....i'm really fk busy.
寫了好久的這篇草稿終於不是草稿了。
8/30這天實在行程太滿了.....
所以拖比較久ㄇㄟ~




趕在夏日尾聲 我想我是得把那天的美麗記憶映下來。
每每踏入那片園地,就會像當年我首次認識的夢想一樣 很親切 也很夢幻
遠遠的~我開始向好多鄰居們 遠遠的 大大的 打聲好久不見的招呼
哈~~~~囉~~~~~哈哈哈哈哈

進入那穀物香氣瀰漫的麵包坊
即使眼前是幾位素昧平生的民眾 卻總在那空間裡 
瞬間像認識很久一樣的鄰居 滴滴咕咕彼此的生活與故事

這是我愛夢想的理由吧。
人來人往的這些陌生人們都像是我的好鄰居.
台北市沒有的.

看了場 遠自捷克藝術家帶來的行動童話偶劇團表演
觀眾席上的小朋友最懂劇.嘻嘻哈哈很歡樂
事實上在台灣因水患波集的敏感時期,夢想領軍這批強力藝術家巡迴部落演出
也許這算是一種心靈付出吧,一種用藝術帶給孩童歡樂的行動。



↑ 捷克藝術家-巴啞啞騎士英雄傳



--------------------------------------------------------------------------------------------------------

一場不用太華麗的舞台 不用太華麗的裝扮
也可以很浪漫的藍調夜

其實 我在夢想的開始 就是一場雨夜藍調音樂節
也是因為這種不矯情不做作的表演方式 
我開始認識BLUES 然後愛上



↑ 即使舞台中央沒有主角,兩旁的表演者依然擁有一股力道,讓你將他成為主角。


↑ Douglas 是歷屆BLUES主辦人,主持人隨手也能即興來個美妙長笛伴奏。


↑ 其實只要靜靜用耳朵聽就能遇見那音樂的美麗與故事。


↑ 最尾巴....是好奇怪雷克斯在鬼叫....

我認為最直接最真實的好聽
是不用樂譜的,這些音樂表演者都像是用旋律在聊天,
好像....在跟你說...
我最近! @ #% 我最近 @#%~ 埃~~生活阿~

真的不是我崇洋媚外~
換上台灣人演奏,就得要有譜必須死盯著演奏的感覺就像是進考場。
很不生活,很不放鬆,也沒聽見旋律對我說話。

我想是來自音樂的共鳴吧~

離席的那扇門 遇見 我的老鄰居 袁爸 和 好奇怪雷克斯
袁爸請大家品嘗特地從國外帶回台灣很棒的純VODKA~
嘻嘻哈哈又在夢想渡過了一夜!



-------------------------------------------------------------------------------------------------------------------------------------
and then ~ we had a trip!
To met Ocean at midnight.GO ~



突然來了個意外邀請
煒芩: [ 要不要去海邊,
adam要開車去海邊游泳。]
(
因為捷克沒有海,所以在台灣的Adam每天晚上不管多遠都要開車到海邊游泳 )
happy: [ 我......跟你們~~不熟捏~???! ]
不過最不怕陌生人的人講這句話當然是被白眼 ~

哈就這樣說走就走的跟貪玩的老媽carol,
大半夜的隨著熱血Adam與煒芩 啟程至那片無人海洋
找一片寧靜無暇的海,花了點時間,當然我只負責在後座爽哈哈的等目的地

一片很安靜也很黑漆的沙灘與海洋. 當我一眼望去給大海的招呼
就是仰起頭來傻呼呼的 深呼吸一口
恩~海洋~
那晚 聽說可能有颱風的海浪 真的有點大
其實也一直認為夜裡的海洋中是充滿危機的
黑暗的看不見也害怕太靠近
尤其正值老媽每次總會特別叮嚀的海邊最好不要去的禁忌鬼月
但是....媽~我還是去了 │
....。

Adam老早就下海游去了,煒芩同時也不斷從海中呼喚我們
下海前.其實好掙扎~我好大聲的說 :[ 阿~~~我想念我的家鄉 ,我不想死在這裡阿~~~雖然這裡很美很舒服.... ]
不久~只在岸邊蹉跎的兩位老灰阿~
還是被煒芩的一句 [ 這次不下海,你以後也沒機會這樣大半夜下海了.......]
給說服的決定嘗試近距離接觸 那片深不可測黑七媽屋大海洋
就這樣 我們開始夜游了。
( 雖然我心裡是很不吉利的想....這最好不要是最後一次下海.....我的末日應該是要和家人一起死在清水,
而且我不希望我媽來認我的浮屍,這會是個罪該萬死的女兒 .....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 真的很美
海洋很暖 海中央的浪花比沙灘上的溫柔
而我們玩起了人體跳浪
浪來了 跳~
浪來了 再跳~ 跳跳跳好高~ 
雖然我一直忘記我是人體衝浪板而非衝浪板 總是 跳太早
好啦~煒芩!謝謝妳...讓我認識了深夜的大海 其實 很溫柔.


而且...我還活著。




+happyyan+
Post a Comment